长和系17年来再迎上市 公司去年亏损达7480.5万美元

2019年4月15日,和记黄埔旗下和黄中国医药科技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长和实业对其间接控股达60.2%,距上一次“长和系”公司在香港上市已有17年之久。
此前,和黄中国医药已经在英国AIM证券交易和以存托股份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长和表示此次香港上市后有意将持股量降至50%以下,和黄药业将不再为其并表公司。
长和系17年来再迎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和黄医药是一家处于商业化阶段的创新型生物制药公司,旨在成为发现、开发及商业化治疗癌症及自身免疫疾病靶向治疗及免疫疗法的全球领导者。目前有8种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自主研发候选药物,其中5种已经或即将开始全球临床开发。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与上海医药和国药控股的处方药业务合资企业携手经营一个有约2500名处方药销售代表、覆盖中国320多座城镇2.49万多家医院的网络。凭藉此广泛的网络,该等合资企业即上海和黄药业及国控和黄拥有中国若干重要处方药的经销权,包括麝香保心丸、思瑞康及康忻。
招股说明书显示,长和实业透过CKHutchisonGlobalInvestmentsLimited、和记黄埔中国及HHHL于约60.2%已发行股份中拥有权益。
如果不计房托基金(REITs),长和系上一次在香港上市的企业已是2002年的长江生命科技,距今已经17年之久。但此次和黄医药上市后,长和表示将会售出旧股,将在上市后持股少于50%,最少抛售10.2%的股票,令和黄医药不再成为其附属公司,财务报表也不再入账。长和表示此举是为改善和黄医药的流动性。
长和集团联席董事总经理霍建宁表示:“为了实现患者利益和股东价值的最大化,我们相信应该给予公司更多财务管理自主权,不受长和收益目标的限制,让公司能灵活地发展,按其战略目标加快投资速度,发挥全球药物研发潜力。”
尚未盈利 去年亏损达7480.5万美元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至2018年,和黄医药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2.16亿美元、2.41亿美元及2.14亿元。但近年来却逐步开始出现亏损,2016年归母净利润为1169.8万美元,之后2017年、2018年亏损分别为2673.7万美元及7480.5万美元。
其主要原因还是在研发上的投入,公司较高的研发投入是其亏损的主要原因,且将在这部分继续投入。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19年研发开支预计将为1.6亿美元至2亿美元。4月16日,雪莱特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质押股票被动减持情况及可能继续被违约处置的提示性公告,辞职未果、转让股份失败,雪莱特控股股东、实控人柴国生深陷爆仓危机难以自救的艰难处境显露无遗。
千万股份已遭强行平仓
柴国生的爆仓危机可以追溯到去年。2018年9月,雪莱特发布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实控人柴国生的通知,获悉其办理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的1.02亿股已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可能被实施违约处置。其中,在华泰证券的质押股为6920万股,在万和证券的质押股份为3300万股。
同年11月15日,雪莱特发布的公告显示,柴国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王毅、柴华合计持有2.5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3.13%,所持股份累计被质押2.45亿股,占三人合计持股的94.94%。
已经无更多股份可以补充质押的柴国生,选择了引入战略投资者以自救。今年1月,雪莱特发布了关于股东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的公告,柴国生拟将其持有的5000万公司股份转让给广州启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转让完成后,广州启录成为雪莱特的战略投资者。
两个月后,该项股份转让以失败告终。雪莱特的公告中指出,因双方未能就合作的主要方案达成一致,且广州启录并未支付诚意金,经双方友好协商,决定解除协议,终止合作。
等待柴国生的是钝刀割肉的强行平仓。雪莱特最新的公告显示,2018年12月26日-2019年4月12日,柴国生被华泰证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平仓处置1147.8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756%。
公告还指出,柴国生于华泰证券办理的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的剩余股份为9238.1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88%,占其个人持股总数的39.72%,可能继续被违约处置。
利空频出遭投资者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期间,雪莱特暴露出的问题却远不止于控股股东质押爆仓。2018年12月,广东证监局发布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对雪莱特及公司董事长柴国生等4人作出了行政处罚,涉及信息披露问题及治理与内部控制问题。
今年1月,雪莱特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陈建顺因资金紧张,决定终止增持公司股票不低于1000万元的承诺。这1000万的增持计划是2017年底提出,期间已延期1次,1年多时间,陈建顺仅增持300万元。对此,公司独立董事丁海芳、朱闽翀联名提出不同意意见。
而就在第二大股东终止增持的次日,雪莱特董事冼树忠便抛出减持计划,拟6个月内,减持410.7万股,占比0.53%。今年2月底,柴国生还因身体原因提出辞职,但考虑到部分债权人对公司债务产生担忧,最后又收回辞职报告。
种种操作让投资者质疑重要股东和董监高对雪莱特未来的发展并不看好。事实上,在进行了大量跨界并购,并计提商誉减值后,雪莱特的经营压力明显。其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5.66亿元,同比下降44.82%,净利润亏损8.16亿元。其业绩预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预计亏损1200万-3000万。